雞病專業網

  1. 首頁
  2. 市場行情
  3. 市場分析

嵩山煮酒論國雞之造勢借勢——致命征途

時間:2020-06-24
來源:雞病專業網首席分析師 喬建卿
文章編輯:靈兒



  今日,本老朽從朋友處覓得珍藏四十年的老酒,不由得多飲幾杯,頓覺頭大腳小,茫然四顧無思維,猛然憶起往日寫有《嵩山煮酒論國雞之狼煙四起》、《嵩山煮酒論國雞之群雄逐鹿》、《嵩山煮酒論國雞之逐鹿中原》,本老朽乘著酒興,坐在電腦桌前,穩穩地一個鍵盤俠加酒鬼的嘴臉。

  開篇,本老朽最想說的話就是:本篇文章,可能會引起國雞養殖散戶的兄弟姐妹們的不適,但本老朽必須要說,因為本老朽了解國雞散戶兄弟所處的困境,所以希望能起到一些正面作用。本老朽更想說的話是:國雞養殖產業散戶的兄弟姐妹們,在艱難的養殖過程中,我們要遭遇這樣那樣的困難和迷茫,經過半年多的行業洗禮,我們無論從經濟現狀和身心狀態,都已經被逼到懸崖邊,處于丁字路口,沒有退路,沒有再次失敗的本錢。因為失敗幾乎等于出局,所以,要思考選擇要走的路,成了關鍵!

  國雞產業的生存命脈,在于育種!誰掌握了國雞種雞育種主導權,誰就有了在國雞產業市場驅策群雄的資格!

  在中國,掌握國雞育種話語權的企業,W集團公司當屬首屈一指,L、T、X、X等育種公司也不甘示弱,大有(俺來也,且分俺一杯美羹)與之鼎分天下之勢。

  面對中國國雞產業界紛亂復雜的現象,作為國雞產業旗艦的W集團公司對L、T、X、X等育種公司,既合作,又競爭,使得國雞產業界的舞臺,繽紛繚亂,熱鬧非凡。他們在表演的舞臺上,既要用心唱戲,又要提防別人抽臺板。本老朽閑暇無事,每日里品茶飲酒,這戲卻看得津津有味!

  回憶(1):2015年3月,第一屆國雞產業論壇在河南鄭州召開,本老朽就國雞品種養殖在南、北方的適應性,談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回憶(2):2016年底,第二屆國雞產業論壇在山東莘縣召開,會中,本老朽提醒國雞產業的散戶,謹防國雞產業壟斷。就國雞產業在長江以北地區養殖量逐年擴大的問題,談及適合北方國雞養殖國雞育種的重要性。也談及已經育出適合北方國雞養殖品種的兩廣育種公司,提醒他們在北方既有的市場基本盤,應該更加維護并適時發展壯大,棄守實在可惜。

  回憶(3):2017年底,第三界國雞論壇在東北長春召開,會后,本老朽與北方的幾個業界人士,談及優質國雞育種很可能被某些育種公司極端掌控,本老朽當場指出:一旦出現這種局面,國雞散戶從業者將會面臨種苗引種成本災難。一旦集團公司種苗漲價成真,也就離圍剿國雞養殖散戶的日子不遠了。

  回憶(4):2018年初,面對兩廣部分育種公司有棄守北方國雞養殖市場苗頭的問題,本老朽提議,國雞北繁南養的倡導者之一朱老師和左老師牽頭,集業界育種專家、業界產業人士多人,共商國雞育種,企圖育出適合北方國雞養殖的品種,填補兩廣國雞育種公司棄守的市場空白,從而掌握種源主導權,但最后與會者一致認為,就目前來看,國雞育種公司的種苗不會漲價,遂,國雞育種之議胎死腹中。

  回憶(5):2018年底,第四屆國雞論壇在河南鄭州召開,會中,主持人問一家國雞育種公司銷售負責人,你們的國雞種苗會漲價嗎?國雞育種公司銷售負責人答:應該不會吧(就在他的話音剛落,國雞種苗引種價格暴漲)!

  回憶(6):2019年初,國雞種苗突然全面漲價,從每羽6元,漲到每羽24元,翻了四倍。

  本老朽以上所述都是回憶,有點啰嗦。今天,本老朽為大家講一個國雞界驚心動魄的戰例,希望諸位兄弟姐妹能從這個戰例中有所感悟。這個戰例,是W集團公司布局未來殘酷商戰的引子,本老朽以后也會就此寫出系列文字。閑話少說,言歸正傳。

  先說,2019年,全國養殖形勢一派大好,掌握國雞界輿論大權的W集團公司麾下網站,配合W集團公司市場部門,搜集國雞行業界各個環節信息的同時,竭力鼓吹雞肉替代豬肉的言論。W集團公司市場部門匯合各個中型國雞養殖公司,三天一小會,五天一大會,利用其育種優勢,屢次盲目抬高國雞商品雞苗價格,為行業年底成雞價格大潰敗,埋下了災難性隱患(后來,在2019年春節集團公司高層會議上,相關市場部門首腦為盲目推動雞苗漲價造成的不良反應,做了深刻的檢討)。

  在2019年國雞雞苗漲價過程中,L、T、X養殖集團公司也自顧盤算地予W集團公司配合。他們是怎么配合呢,現在想起來,本老朽還忍不住地樂。舉個例子:

  當W集團公司市場部號召大家漲價10元/羽,L、T、X、X公司與各中型公司表示堅決擁護,然后W集團公司高高興興地開賣10元/羽,而L公司和其它中型公司卻悄悄只賣9元/羽,很順利。這樣一來,W集團公司10元/羽肯定賣不出去(賣出極小部分),最后大部分雞苗只好自己養殖消化,或便宜2元賣給自己的養殖關系戶(本老朽稱作托底第一梯隊),實際到手價格只有8元/羽甚至更低。

  此番反復,W集團公司市場部門在運作國雞雞苗漲價過程中,始終為別人做嫁衣,致使L、T、X等國雞養殖公司和中小公司屢次得利。W集團公司在銷售過程中,堅決執行約定價格,而那些中小養殖公司卻喊高走低。面對這種情況,W集團公司市場部惱羞成怒,卻也無可奈何。2019年10月份放出口風,發誓要在適當的時候,好好地修理這群不聽話的家伙。優勝劣汰的競爭商戰,蓄勢待發。

  話說今年新冠肆虐,2月份起,全國各行各業一片哀聲,養殖行業的損失也不可幸免。面對封村封路、飼料無法進、禽畜無法出欄、無法預測瘟君何時退卻,國雞養殖從業者對前景充滿了絕望。此期間,國雞產業界新興的國雞育種公司————我國蛋種雞旗艦Y公司湖北分公司,面對困境,不得不做出銷毀部分雞苗之決定,令人惋惜。

  在疫情高峰期間,諸如此類銷毀產能的大、小慘劇,不勝枚舉。然而,對尋機修理競爭對手的W集團公司來說,如果我們以為這些銷毀產能行為是絕望之舉,那就是大錯特錯了。實際,銷毀疫情期間的部分產能,成為W集團公司再次發展壯大的一個契機。如此一來,蓄勢已久的國雞產業界大迂回、大包抄、大收編、重創競爭對手的第一次戰役,終于拉開了序幕!

  2020年2月中下旬之間,在國雞行業的一片哀嚎聲中,一個驚人的消息傳來,W集團公司的諸多分公司將養了40天以下(包括剛出殼)的雞苗,全部埋掉(那是上千萬羽的小雞啊)。在這個過程中,本老朽注意到了來自國雞行業界的各個階層的反應態度:他們有的幸災樂禍————你個巨無霸也有今天啊;他們有的兔死狐悲————巨無霸都撐不住了,我們還能撐到幾時?還有的暗暗竊喜————拔個蘿卜地皮松,他們銷毀國雞產能,我們正好伺機補進。哈哈。

  對于W集團公司銷毀上千萬養殖40天以下的雞雛事件,雖然各個同行們心態各異地幸災樂禍,但是,銷毀了上千萬羽的國雞產能卻是實實在在的實際損失。問題的關鍵是,W集團公司也是這樣認為的嗎?答案很快就清晰了。

  W集團公司的割肉措施,本老朽習慣用審視的眼光探究。首先,W集團公司不缺錢,但再不缺錢也不是這么個燒錢法。本老朽百思不得其解。但是,有一點需要肯定,就當時全國疫情肆虐的程度和全國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來看,W集團公司銷毀小雞的決策是理智的。疫情何時結束是個迷,如果不銷毀這些小雞,兩個月后的飼養成本極高,養成無法上市怎么辦?唯一出路就是就必須宰殺進冷庫。這樣一來,就虧大了。

  就在各個國雞養殖公司面對W集團公司銷毀小雞幸災樂禍的時候,W集團公司再次出手了,其行事之凌厲,讓L、T等國雞養殖公司目瞪口呆。

  2020年3月初,W集團公司突然大動作啟動所轄冷鮮鏈企業進入戰時狀態,并由相關部門協調其轄外冷庫,在其所能觸及的地區,以1.50————2.00元/斤的托底價格,從民間國雞養殖戶手里,大量收購已經積壓一個月的國雞成雞存欄雞,冷鮮收儲。

  這一大手筆,著實漂亮。本老朽粗略算了一下,幾千噸的冷鮮國雞,平均每只雞7元左右。每噸4200元左右的毛雞成本,有600只左右國雞毛雞。

  我們在回想一下,如果W集團各分公司那近千萬的雞雛沒有銷毀掉,養3個月左右后出欄,先不論人工、防疫等費用,單單飼料成本每只雞就需要十多元人民幣,與他們低價格收購每只雞7元左右的成本相比,節省了近一倍的成本。也就是說,他們銷毀掉的那些國雞雞雛的損失,完美地轉嫁到了那些即將被疫情困死的養雞戶身上,而那些養雞戶還得感激他們。政府、公司、養戶“皆大歡喜”。

  可惜的是,W集團公司這次疫情中的國雞成雞收購動作,并沒有引起業界的注意。當然,不引起同行注意的策略,也是W集團公司高明的地方,但是,他們也不甘心“悄悄打槍的干活”。首先,他們這種“趁火打劫”的低價收購行為,在當時那種背景下,十分及時和必要,當地政府感激他們,他們承擔了社會義務,替國家分了憂,為廣大雞民解了困,更重要的是,他們銷毀掉的近千萬只雛雞的經濟損失,從這次收購行動中得到了補償,并且還有賺錢的可能。名利雙收!

  如果說W集團公司這個連環牌打得太漂亮,那各位看官就太小瞧他們了,因為他們要的時不僅僅是“太漂亮”,而是空前絕后“大大地漂亮”!

  時間進入2020年6月,消息靈通人士傳來一則不太引人注目的消息:W集團公司以其旗下輿論媒體作為輿論先鋒,隨后派出市場聯絡人士,開始走訪那些在疫情中將成雞賣給他們的那些養雞戶,問寒問暖,促膝長談,幫那些已經虧得無力再戰的養殖戶展望未來,最后他們表示:愿意為養殖戶承擔風險,與他們一道共創大業!劇情播送至此,結局已經毫無懸念。那些已經連續虧本、無力再戰的國雞養殖散戶,面對幫他們“解困”的W集團公司伸出收編的友誼之手,只有感激涕零的份,豈有拒絕之力?收編成功!

  這場借勢造勢的戰役,從2019年初,到2020年6月,雖然W集團公司打得很驚險,但其通過大迂回、大包抄、大收編,譜寫了商戰之歌的優美高昂的旋律。大收編戰役開打后,其劍鋒所至,摧枯拉朽。

  整個商戰過程,W集團公司麾下媒體聲勢浩大的助威宣傳功不可沒,更應該為那位2019年春節在W集團公司高層會議上檢討的英雄鼓掌平反,沒有他決定呼吁推動國雞雞苗的連續漲高價,就沒有嗜賭成性國雞養殖散戶的大潰敗,就不會有那些國雞養殖小散戶對W集團公司的最后跪伏。他敢于亮劍,誘敵深入,是這場大收編戰役(百團大戰)的李云龍!

  W集團公司從一開始提出“豬代雞”的乘而起,到仗欺人的國雞種苗漲價,再到利用麾下媒體大造聲鼓吹商品國雞苗漲價的呼吁,又到人多眾的中小企業,對W集團公司呼吁商品苗漲價的陽奉陰違,順勢而為的銷毀產能,到低價收購國雞成雞的乘追擊,到完成收編國雞養殖散戶的因利導。劇情十分精彩。

  大集團公司最大的優勢就是抗風浪能力極強,越是行情差的時候,越是他們大顯身手的時候。大公司發動商戰,究其終極目的,就是以己之長,擊敵之短,將與之競爭市場、且抗風浪能力極弱的中小公司和散戶擠壓出局。在像今年這樣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,中小公司的弟兄們就該發揮自己的“游擊”優勢,來應對大型集團公司的碾壓之勢。

  W集團公司此次在南方的收編之戰,形成了一套完整的“”戰術理論,此理論經驗一旦經集團決策層檢視合格,就會在全國各個地區復制粘貼,這才是中小公司最可怕的情景。

  國雞養殖界的兄弟姐妹們,W集團公司這場戰役打得漂亮,我們從中感悟到了什么呢?這一個階段性的戰役結束了,誰說W集團公司沒有新的布局?據本老朽觀察,一場勢如破竹新的戰役早就在醞釀之中。

  2019年本老朽曾與朋友講,W集團公司運籌帷幄未雨綢繆,總是提前一年全國布局。(2019)今年賣雞(種)苗發大財,(2020年)明年買豬苗發大財,W集團公司總是走在行業發展的前列。如今,W集團公司國雞產能再增,難道是利用其雄厚的資本,對已經氣若游絲還在掙扎的散戶執行最后一擊(看誰虧得過誰)?

  今年,W集團公司已經將歷史上最高的養豬利潤攫取。他們穩坐釣魚臺,等待來年養豬業產能恢復后,與各個公司共享“消費者喜笑顏開”的豬肉市場。

  而T集團公司在今年嚴重虧損的情況下,再次追增國雞產能,意欲何為?難道是已經看好來年大量散戶退出后的市場?

  L集團公司在國雞產能增產的同時,今年開始追加投資5.5億元人民幣,在某地擴建養豬基地,不知不覺間,L集團公司進入2021年養殖產業的另一個神鬼莫測的戰場........

  “星火燎原”的江西Z集團公司,也像一匹黑馬斜里殺出,加入了國雞產業商場戰局.........

  廣東X公司也低調廣西布局、北方布局.......

  北京Y公司也積極全國布局...........

  博弈在繼續..........

  本老朽所寫文字,全屬酒后醉語。諸位可做亂碼閱讀。文中所言,不可言信,如有與現實中的事情巧合,絕屬無意,請勿對號入座!

  請繼續關注本老朽的《嵩山煮酒論國雞》系列——致命誘擊!

回到頂部
午夜神器在线观看,午夜黄色影院,18禁用污直播下载